【神修話語】高志幫長崎祈禱 “Spiritual Talk” – Prays for Nagasaki

 
Compartilhar
 

Manage episode 344753371 series 1331509
Por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生命恩泉, Fountain of Love, and Life 生命恩泉 descoberto pelo Player FM e nossa comunidade - Os direitos autorais são de propriedade do editor, não do Player FM, e o áudio é transmitido diretamente de seus servidores. Toque no botão Assinar para acompanhar as atualizações no Player FM, ou copie a feed URL em outros aplicativos de podcast.

日本一諺語形容兩個城市在1945年被原子彈摧毀城市的分别:『廣島憤怒,長崎祈禱。』兩分别原因之一是一位天主教的放射性研究員,高志長井(1908—1951)。

高志長井生於神道家庭。青年時的他認為自己是位無神論者,科學的唯物主義者。可是在他母親臨終的病榻旁高志確信靈魂在人死後也仍然存在。高志十分欣賞巴斯卡帕斯卡。閲讀了帕斯卡的著作使他以開始祈禱作為一個實驗。

作為一位年輕的醫科學生,高志到長崎修讀。長崎是全日本唯一重要的天主教人口。在一個天主教的森山家庭居住。這對夫婦和他們的女兒蜜多為他的皈依祈禱。

當日本侵佔滿洲時,高志服役為醫療軍。蜜多承諾每天為他祈禱。蜜多給他寫信,也送他天主教要理書。他閱讀這天主教要理,在返回長崎後,他研讀聖經和禮儀。他回想軍事入侵的暴戾和他在蜜多所見的喜樂,平安的分别。當他再回到帕斯卡的著作閱讀時,他最終被説服了:『有足的光給想看的人,有足的黑暗給不想看的人。』在1934年6月,高志領洗入教,兩月後,他跟蜜多結婚。

高志把他的時間攤分給家庭和醫院。在1945年,高志被診斷患慢性白血病,這是由他的放射性工作而來。高志僅有三年的生命。他告知蜜多後,她在苦像前飲泣,然後對她丈夫説:『我們結婚前說過,如果我們的生命是為了天主的光榮而度過的,那麼生與死都是美麗的。』

高志期望接納死亡時蜜多可以在他身旁。可是,在1945年一惡劣的日子裡,一切都改變了。

一原子彈於8月9日投下長崎,落在高志正在工作的醫院幾百碼之外。高志衝到街上,帶領搶救工作,從瓦礫中拉出傷亡,護理傷者。當高志回到家中,他見家園盡毁。他見蜜多的屍骨和灰燼。高志知道在原子彈爆炸的時刻蜜多在誦念玫瑰經。高志感恩,因為蜜多死的時候她正在祈禱。他們兩個孩子安全撒離未被傷害。

在爆炸後高志的健康不斷衰退。他的堂區司鐸叫他多保重身體,高志回應說:『多謝神父,如果是為光榮天主,生和死都是一樣。』可是他希望遲一點才讓孩子們變成孤兒。所以在他接近死亡的時候,他向聖高比祈禱。不久高志的癌症得以緩和。

1945年11月23日,在長崎主教座堂廢墟的一個彌撒殯葬禮儀中,高志分享他對的觀點,原子彈爆炸是戰爭最後的行動,並宣稱此後爭鬥再不要發生。歴史學家乍得迪爾總結高志的觀點:『浦上的教會被放置在祭壇上,作為人類罪惡(世界大戰)的贖罪祭。 它被選為純潔的羔羊,被牢殺和焚燒。』

雖然他為癌症折騰,卧床不起,高志繼續生活於喜悦的生命中並藉著他的著作中,為他人帶來希望。他寫道:『當我每朝剛睡醒的時候,第一個湧來的思潮是我是快樂的。我胸中搏動著小孩的心。新一天的生命在等待著我。』

梅格·亨特-基爾默寫道:『那些受苦的人會在高志長井身上找到受苦使人成聖的力量的見證。 那些掙扎寬恕的人同樣會找到一位代禱者,他教導他的人民在面對無法形容的恐怖時提供憐憫。』

996 episódios